加载中

汉语言学

品读《红楼梦》人物取名艺术

发表时间:2019-04-29 阅读次数:480

品读《红楼梦》人物取名艺术


  ——以贾宝玉、林黛玉、薛宝钗为例


  《红楼梦》是清代作家曹雪芹历尽半生书写的呕心之作,具有极高的艺术性与文学性。其中对每个人物的取名方面,以贾宝玉、林黛玉,薛宝钗为例,不仅表现了中国语言谐音之美,而且与整部《红楼梦》故事紧密相关,甚至是推动故事情节发展不可或缺的一部分。取名艺术是《红楼梦》的一大亮点和闪光点,也是中国古典小说上罕见的一大艺术特色。

  

  在《红楼梦》中,曹雪芹以贾宝玉、林黛玉、薛宝钗的爱情婚姻故事为主线,刻画了以贾宝玉和金陵十二钗为中心的正邪两赋有情人的人性美和悲剧美。而通过贾宝玉、林黛玉、薛宝钗三人名字的解读,可了解到其爱情悲剧与他们三人的名字有着密切的联系。

  


  一、贾宝玉名字解读

  

  “宝玉”二字最早见于唐代诗人岑参的诗句“此乡多宝玉”。如诗所言,现今中国大地上以“宝玉”取名的确甚多,果真成了“此乡多宝玉”了。在大观园中,贾宝玉被贾母、众多太太和姐妹们视为“手中宝物”,满足贾宝玉提出的各种要求,取名“宝玉”也不足为怪。联系与贾宝玉产生爱情纠葛的两位女子林黛玉与薛宝钗,便可发现这名字里面还具有更深的含义。“宝玉”二字一分为二,“宝”字给了薛宝钗,“玉”字则给了林黛玉。由此看来,这“宝玉”二字的确有点一心二用的味道,奈何这人世间的情情爱爱只能“择一城,选一人,终老。”“宝玉”二字,已经从另一层面上向读者预告了“宝黛”爱情的悲惨结局。另外,在《红楼梦》第三回“林黛玉初进贾府”中,贾宝玉初见林黛玉之时,便问“妹妹可曾有玉?”林黛玉听后害羞地回答:“玉乃富贵人家之物,我这种平凡女子是没有的。”话语刚落,贾宝玉便把身上带的玉给摘下来,狠狠地扔在地上。从这些动作可以看出,贾宝玉并不想带玉(黛玉),在他不想要带玉(黛玉)的时候,便想着把这宝拆(宝钗)了,扔了去才罢休。一个不想要带玉(黛玉)只想着把宝拆(宝钗)了的贾宝玉,注定在爱情方面没有好结局。可是在《红楼梦》后面的章回中,贾宝玉既想着带玉(黛玉),同时又不舍得把宝拆(宝钗),与其摔玉场景相比,具有一定的“虚假性”,因而得名贾宝玉(假宝玉)。

  

  二、林黛玉名字解读

  

  林黛玉之名最早出现于晏几道的诗句“飞花自有牵情处,不向枝边坠。随风飘荡已堪忧,更伴东流水过秦楼。楼中翠,黛含春怨,闲倚栏杆遍。自弹双泪惜香红,暗恨,玉颜光景与花同。”在与贾宝玉的交往中,林黛玉生性多疑,要是哪天见到贾宝玉与薛宝钗一起玩耍,便哭哭啼啼。或许在林黛玉的心中,她也不过是贾宝玉身上临时配戴的一块玉而已,可有可无,故曰林黛玉(临带玉)。另外,林黛玉寄居贾府,心生自卑,不敢与他人高声语,生怕得罪了他人,仅与贾宝玉要好,可惜贾宝玉并未识趣,经常与林黛玉争吵,让林黛玉进一步确信,自己真是贾宝玉身上临时佩戴的玉(临带玉)。

  

  三、薛宝钗名字解读

  

  薛宝钗之名取于李义山的《残荷》,借香菱之口点明在“唐诗”上,其原诗“残花啼露莫留香,光发谁非怨别人。若但眼光劳独梦,宝钗何日不生尘。”薛宝钗是一位封建家族的“知性美女”,逢人说好话,懂分寸、识大体。但是她却在“宝黛”爱情中成了“拆散者”,她与贾宝玉的每一次相处,都在削减两人的美好爱情。在《红楼梦》第九十六回中,紫鹃从鸳鸯那里听说老太太要给宝玉定亲事,对象是林黛玉。紫鹃当是薛姨妈和宝钗去找过老太太才促成的事,于是在宝钗来看望林黛玉的回廊里,紫鹃激动地一路说些感激的话,不料宝钗却突然拉下脸来说道:“别胡说了,林姑娘的终身大事自由老太太做主,我一个女孩子家是该管这种事的吗?何况林妹妹也不是为这个病的,若你真心为了林妹妹好,就别老引着它想这些!”说完就冷冷地走了,留下紫娟惊愕地待在那里。此时我们还能说宝钗是一心一意地为林黛玉好吗?此时的她只有一个目的,就是当上贾府宝二奶奶。不得不说,薛宝钗在无形中成了“宝黛”爱情的“拆散者”,并一步步用自己的行动削减两人真挚的爱情,故曰:薛宝钗(削宝拆)。

  

  通过对贾宝玉、林黛玉、薛宝钗三人的名字解读,充分展现了曹雪芹高超的文学功底,对三人名字的安排,为读者呈现了一幕幕感动人心的爱情悲剧。从另一层面,《红楼梦》中贾宝玉、林黛玉、薛宝钗三人的取名艺术,也是对于中华传统文化的有效传承,尽显文字之美、语言之博大精深。《红楼梦》中的人物取名艺术,也将为后世的文学创作提供了写作契机与源泉。亦称“日本樱花”。


推荐阅读

X